世大运倒数计时!却仍面临5大难题恐贻笑国际

世大运倒数计时!却仍面临5大难题恐贻笑国际

「台湾到底能不能办好世大运?」「会不会像里约奥运,丢脸丢到全世界了?」一提起只剩下200多天就得粉墨登场的台北世大运,许多台湾人的内心,都不约而同扬起这一连串「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潜台词。

毕竟,在这场台湾输不起的赛局中,一旦出错,并不是「丢脸」就能了事。除了申办16年、筹办四年、耗资171亿元的心血,统统化为乌有外,恐怕未来要争取任何世界大活动的机会都会陪葬。

儘管,台北市长柯文哲以一句「办不出来我就切腹自杀!」宣誓一定把世大运「办到好」「办到底」的决心。但到底进度如何?是否如一位承办过国际赛事的人士所担忧的,「坦白说,目前世大运正面临着『人不和』『地不灵』『钱不够』的难题!」

《远见》採访多位专家,分析目前的五大难题。

难题1〉主将更换频仍 决策难延续

世大运筹备只有四年,绝对多数时间在柯文哲任内。偏偏柯P独有的管理风格,让世大运执行委员会的人事极不稳定。每一次阵前换将,策略就出现断链危机。

2016年7月,台北市议员锺小平就重批:「执委会出现跳船潮!」他表示,2012年成立的世大运执委会,在2012至2014年间,只有17人离职,但柯P上任后,2015年一共走了57位。

柯文哲一上任,即以世大运充满捞钱的「政治蟑螂」为由,任命杨忠和取代了郝市府的体育局长何金梁。孰料,才一个多月,杨忠和便以和柯市长「对世大运的认知差异太大」为由,闪辞走人。

经过遴选,新北市教育局副局长洪嘉文接下此职。当时面对朋友的劝阻,洪嘉文发出豪语:「我是疯了,但没有跳火坑!」「但他终究没有活着走出柯文哲的火坑,还是走了!」一位议员暗讽。截至目前,在柯文哲不到两年任期内,已有两名世大运执行长及两位体育局长铩羽而归。

可喜的是,目前接任的世大运执行长苏丽琼,在任已超过一年,看来颇有军心稳定的迹象。至于2016年7月才上任的新体育局长郑芳梵,是常常带团出国比赛、经验丰富的体育专家,希冀在世大运倒数阶段,两位关键人物能坚持到最后。

世大运倒数计时!却仍面临5大难题恐贻笑国际

世大运执委会主将更换频仍,最被外界诟病,如何稳定军心,值得柯文哲设法解决。

难题2〉民众极度冷感 世大运热度难升温

柯市府需要拉拢的人心,还有台北市民。诚如曾办过高雄世运的高雄市长陈菊所言:「要办成一个国际级的运动赛事,主办国的社会支持度比什幺都重要。只要人民一相挺,活动办起来,阻力就少,如虎添翼!」

陈菊回忆,2007年,她就任高雄市长不到一年,法院判她「当选无效」。当时距离世运开幕不到两年,在没有民意基础下,加上议会朝小野大,「几乎办不下去!」后来上诉成功,还给陈菊名正言顺的身分,民心回笼,才使得世运顺利办成。

而柯市府处境虽不似当年陈菊市府的惨烈,但台北市民的「冷感」,让世大运始终无法升温。根据北市府研考会2016年6月民调,79%的台北市民知道要办世大运,不算低,但有70.8%表达对世大运没兴趣、23.7%有兴趣看电视转播,愿意到场看比赛的民众只有13.3%。

「我先前去参加东京马拉松,才3万人参赛,但到场加油的却足足有100万人!相形之下,台湾人对世大运的激情,真的不够啊!」担任世大运顾问的中华健康生活与运动协会董事长纪政认为,民间的热度不够,直接影响到的是票房和志工。世大运估计要卖出78万264张票。如何卖出这幺多张,是一大考验。

陈菊分享,当年高雄世运为了炒高人气,除了例行性的行销活动,还特别让开在大街小巷的垃圾车,随车广播宣传、发传单。同时,更发起一校认养一场馆、一竞赛项目及一参赛国的活动,让全市的学生对世运有更深层了解。甚至,在世运开幕前,主场馆一落成,就提前点灯,美侖美奂的场馆让民众的热情达到沸点。

对此,世大运执委会发言人杨景棠表示,目前已开启一连串的活动。例如,熊讚(世大运吉祥物)运动教室小短片,世界大学体育日结合各区体育活动、在西门红楼举办「舞动世大运」也会接棒推出,希望民众参与。

此外,民众热情也可从志工参与度,窥知一二。杨景棠指出,预计招募1.8万志工,截至今年10月底,已有1万8154名志工(社会志工6554名、学生志工1万1600名),超过目标。

难题3〉统筹五县市场地 沟通难度增加

由于世大运的竞赛场馆,除台北市外,还包含新北、桃园、新竹县市等地,县市之间对于场馆设计、建设和进度的拿捏,难免有落差。今年5月,由于林口国中操场原预定将做为选手村餐厅,却遭学生家长抗议,促使新北市改变承诺,新北市长朱立伦在脸书上指出:「希望再多方沟通,在不同的方案间,取得双赢」,却惹恼了柯P:「讲好的又变卦,想到就抓狂!」

虽然,目前世大运餐厅已找到替代方案,移至选手村内。但诸如此类的跨县市「不协调」,难保不再出现。而60座的比赛场馆散布在北台湾五大县市,最长距离有近百公里之遥,届时,是否能在场馆战线过长的状况下,準点地将选手接驳至各场馆及选手村,开不得玩笑。

难题4〉主场馆规格缩水 开闭幕相形失色

场馆设施的良窳对大型赛会来说,十分关键。

原订为世大运主场馆的大巨蛋,却因争议而无法如期完工,不仅观众席从4万减至2.2万席,开闭幕规格也大受影响,「开闭幕够精采,整个世大运就成功一半,如今,主场馆移师到台北田径场,实在失色不少!」一位体育国手批。

此外,主场馆无法落成,导致比赛场馆分散各地,多达60座,其中有2座为新建场馆(网球中心、篮球运动馆),其余53座则为现有设备提升,另外5座场馆则只要粉刷、布置即可。柯文哲拍胸脯保证,所有场馆的时间都在掌握中,韩国当初预留32天缓冲期,台北预留110天,「大家不要怕。」

难题5〉现金募款不足 资金难灵活运用

依世大运编列的预算,估计花费171亿元,比2009高雄世运高出32%,更是台北听奥的3.72倍,甚至也是上届韩国主办世大运(光洲世大运)的2.04倍,钱是不是花在刀口上?值得柯市府着墨。

其次,世大运设定总体赞助目标是8.9亿元,目前收到的企业物资捐赠,市价约9亿元。例如帮adidas、PUMA等大品牌代工运动服的富顺纺织,就热情赞助世大运赛前宣传服、志工及工作人员长裤、帽子共7.5万件。

据了解,1963年成立,向来行事低调的富顺,长期赞助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和义消各类服饰,也曾提供台东县大鸟国小足球队每人两套球衣。第三代接班人,富顺纺织资讯长陈林辉表示:「台湾难得有机会举办这种世界级的运动赛事,又是公司帮得上忙的地方,所以一定支持!」

只不过,现金募款至今却只有770万元。「物资是死的、现金是活的,办一场活动,不能没有现金来活用,否则会出问题的!」一位议员批评。

对此,世大运执委会表示,明年会积极现金筹募,柯文哲甚至表示:「这跟选举一样,募款最后一个月会最多,现在不需喊东喊西,太早大家没力!」明年能否顺利募集,令人紧张。

在倒数计时的日子,停下口水战,快速抓漏补强才是正途,毕竟,世大运砸锅,绝非全民乐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