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女子遭3警强姦案‧受害者内裤沾不知名男子精液

印尼女子遭3警强姦案‧受害者内裤沾不知名男子精液(槟城‧北海26日讯)3名警员被控强姦和强迫印尼女子口交案週二续审,辩护律师基于受害者遭3名警员强姦后回家还能与陈姓男友“马上"发生性关係,而质疑受害者在事发当天午夜12时至凌晨5时期间,曾和其他男子发生性行为,内裤才会沾有其他男子的精液。受害者否认这项推测。这宗轰动全马的警员强姦印尼女子案件,週二早上在北海地庭续审。3名被告都是北赖警员,分别是欣玛拉兹(33岁)、雷米(25岁)及沙希淡(21岁)。印尼驻槟代领事苏菲雅纳及领事馆4名官员,以及印尼外交部司法务总监迪亚诺宾达与助手也出庭听审。难忍尖锐提问退庭第二被告辩护律师雷尔週二在庭上举出第12项证物(受害者的蓝色底裤),还有另外两名男子的精液,直指受害者在酒廊担任陪客工作,但是受害者否认所指。雷尔盘问受害者,是否了解事发当天她穿着的底裤上,还有另外两名男子的精液。受害者加以否认,同时强调自己不清楚为何内裤还有其他男子的精液。雷尔再问受害者,陈姓男友(也是证人)是不是负责载送她到酒廊陪客以及每一晚陪不同的男子,受害者皆一一否认。进入休庭后的第二环节审讯时,受害者因辩护律师的尖锐问题而感到压力和不舒服,所以向法官申请退庭。由于辩方仍有很多问题要问,法官批准将此案延至4月29日再审。在第二环节审讯时,雷尔重覆在第一环节向受害者发问的一些问题,包括她是否知道底裤沾有两名不知名男性的精液,受害者是否认识这两名男子等。受害者不知精液属谁受害者被问了3次皆表示不知道。雷尔续问:“你是在酒吧认识这两名男性,还是对方是你的顾客?"受害者反问律师所指的顾客是甚幺意思?雷尔说,“提供服务的那一种"。但受害者以不知道来回答。雷尔也问,是谁建议她向警方报案。“对方是一名议员?你是否认识对方?"受害者回答她并不认识这名议员,而且报案时,对方也没有出现,也没有陪她去。3名警员被控于今年11月9日早上6时40分至7时30分之间,在印尼女子非自愿下,于北赖警局内的第四号房强姦及强迫她口交,分别抵触刑事法典376(1)条文(强姦)及377(C)条文(强迫口交)。一旦罪名成立,将面对最高20年的监禁或鞭笞的刑罚。性行为结束才告知男友辩护律师雷尔对受害者遭强姦后还能与男友发生性行为而感觉费解,并认为对方回家后应该马上让男友知道。受害者称,她原本想要告诉男友,但时机不对,所以才在性行为结束后,被男友询问时才告诉后者。称只剩身体非引诱警受害者澄清,她告诉警员她只剩下身体,意思是她身无分文,只剩下人一个,没有其他意思。她否认曾向警员说过,“厉害玩弄自己的身体",也不曾“建议"自己只有身体而已。她说,自己上警车后抵达警局之前,不曾向警员要求释放她,也没有企图引诱和从后抱着警员。受害者在庭内3次赞成辩护律师所指,即只要陈姓男友出示她的护照正本,她就可以换回自由。雷尔直指受害者週一在庭上说谎,因为她接受主控官盘问时没有提及这点,且自称上警车是因为不要男友被警员捉拿。错口指警提供性服务根据受害者的报案内容,受害者被索取性服务时,是以Abang(哥哥)称呼警员,而且用layan(服务)字眼。受害者在庭上否认,并指她是用Encik(先生)来称呼对方。由于不堪辩护律师发出连串尖锐问题,受害者驳斥说是这名被告先建议提供性服务。此话在公堂上引来笑声,雷尔问受害者,“原来不是你,是对方为你提供服务"。隐瞒德士司机是男友雷尔认为受害者没在报案纸正本上签名,也没有提到德士司机是男友,以及遗漏男友曾试图以100令吉贿赂警员的事,其实是有意隐暪事实,企图欺骗法庭,但是受害者表示没有。受害者说,她当时压力太大,一心只想着要如何报案。不过,雷尔马上驳斥道,难道受害者回家后与男友发生性行为,是为了舒解压力?受害者承认两名警员截停她和男友的轿车时,男友曾以100令吉贿赂警员。她了解贿赂警员是一项罪名。她也承认自己在酒廊内喝了一些酒,但没有醉。雷尔问受害者,如果向她出示报案纸的正本和副本,她能否认出哪一个有其亲笔签名,受害者表示能。3警与媒体玩“捉迷藏"被控强姦和强迫印尼女子口交的3名警员,自案件週一开审以来,就与媒体玩起“捉迷藏"。为了躲避媒体的镁光灯,3人东藏西躲,首日提早在8时许就抵步法庭,一直到法庭关闭前5分钟都坚持不露面。3名被告较早前就已保外候审,一直到週一早才再次露面。不过为了闪避媒体,3人不时以外套遮掩半脸。此外,週一审讯约在下午4时完成,3人出庭后保持警觉,一直躲在法庭内的厕所及各角落,迟迟不肯出来,更与媒体大玩“角力持久战",直到7时许才趁着大雨之际,匆匆骑着摩多冲出法庭。週二续审时,3人再次抵步法庭。其中两人在约8时许,分别骑摩多同时抵步法庭。他们身穿外套,依旧把自己裹得非常密实。下车后,两人互打眼色,并快速地各往一方疾走,以闪避一早就在法庭等候的记者。‧2013.02.26
上一篇:
下一篇: